虹梯古道寻踪_旅途拾彩_新浪博客


ʱ䣺2019-10-14

  巍巍太行山自北向南逶迤而来,如一条苍龙横亘在中华大地上。自古以来太行山就是阻隔山西高原与华北、华东平原的天然屏障。由于山势的巨大变化,东西交通十分困难,人们利用山脉中自然形成的断面踏出了若干条羊肠板道,于是便有了历史上的“太行八陉”。“陉者,山中之断口也。在这巍峨的群山之中,八陉成为人们东西往来的交通要隘,而山西平顺的虹梯古关便是其中之一。

  我们早早地就来到了虹梯古关,大门还没有开,不过看着眼前崭新崭新的仿城墙式建筑,我便有些倒了胃口。这是古道吗?大门修是竟然如同北方的暖房子工程,流光水滑,毫无古朴之意。想想太行山最不缺的大概就是石头,可这关城修得太平整,真不知道管理者们是怎么想的。

  想要入门要收数十大洋,这更叫人心不甘情不愿了。好在领队机灵,与守门人一番沟通后交了一百大洋,算是团队票,众人才得以入内。

  其实吸引我的是大门两侧写的《虹梯关铭》和相关介绍:“玉峡关西来余百里,近蚁尖砦,千峰壁立,中通峭峡,状如风门而小,下则无底之壑,石蹬齿齿,盘回霄汉,望之若虹霓然,比岁青羊之寇,凭负以拒汴师者此也。故号洪梯,予易以今名,亦因以关焉,从而铭焉。”而写此铭者乃是明代兵部给事夏言。由此可见,虹梯关建于明代嘉靖年间。可有关介绍中说虹梯关是“太行八陉”之一却叫我心生疑窦,便想沿古道走走,以探虚实。

  入门一望,眼前竟是一段陡峭的阶梯,约有百余磴,坡度较大,让人望而生畏。阶梯的另一端人耸立着一石坊,眉额上写有“关山”“揽虹”几个字。敬畏之间,同行的驴友们早已欢呼雀跃地涌上了台阶,我也只好缓缓地迈开双腿,向坡上爬去。

  “太行有邃古,鸟道实摧车。对月星河近,登巅雁影斜。”古人早已经对太行山古道之险有过描述。就连曹操也在登临太行山的《苦寒行》中也写到“北上太行山,艰哉何崔巍。羊肠坡诘屈,车轮为之摧。”可见太行山的道路有多么难行。没走多远众人已经是气喘嘘嘘,汗透衣衫。

  继续前行,但见荒草萋萋,秋色满坡,危岩耸立,乱石横陈。草丛中有一宽不足2米,九曲十八弯的山道呈“之”字形向上而去。难道这就是“太行八陉”中的一陉?它又是哪一陉呢?

  循路望去未见一屋一碑,只有茫茫荒草。带着疑问我继续向上攀登,同时细心观察一下所经过的路面,从中可以看到,路面虽然都是用石头铺就的,但许多石头显然是后来填充上去的,并没有经过上百年的风霜洗礼,仅有一小部分是古老的石头砌成的。

  若按史书记载,古虹梯关应该设在太行山巅,虹梯古道应该在山西省平顺县虹梯乡臭水峧村东10公里处。据清代康熙三十二年《平顺县志》记载:“虹梯关在张井里柏木都,县东北。”虹梯、玉峡二关俱与河南林州接壤。“嘉靖八年夏公立,有碑铭。”这也再次印证了虹梯古关产生的年代是明代。

  明代嘉靖年间,天灾人祸不断,这年又逢灾年,青羊有位负责管理粮仓的小吏陈卿违规向灾民开仓放粮,救济灾民。这种私自放粮的行为在当时是要杀头的。无奈之下陈卿只好揭杆而起对对抗官府。皇帝派出三省官兵进行围剿,陈卿事败,被杀。朝廷中负责此次围剿行动的就是兵部给事夏言。

  事后夏言向朝廷献言,为加强对太行山区的管控,将潞安州升格为潞安府,设长治、平顺二县。在山口设虹梯、玉峡二关,驻军防守。

  虹梯关的来由与设立的原因搞清楚了,可这并不代表这里就是太行八陉之一。为探究竟,我们继续前行。

  虹梯古道素有“紧十八,慢十八,不紧不慢再十八”的说法,登山之路有五十四拐,山崖交错,曲径通幽。越向上,山势越陡,脚下的路越难行。忽然间山角处闪出一小庙,细看原来是一座观音庙,单檐硬山式,不知为何令我想起了林冲当年所住的山神庙,在秋风中显得有些萧瑟、孤单。

  入内,只见蛛网尘封,西游天下安卓版下载。看来许久没有人光顾了。环顾四周并无香火,好好口袋中那得些散碎银两,投入功德箱中,算是对观音的敬畏。

  再向前路几尽湮没,有些地方要手脚并用方能通过。终于我们登上了高山之巅,放眼望去,群峰环立,红叶满坡,鸟道曲径尽收眼底,令人心旷神怡。

  遍寻山巅仍然没有发现有关证实此为太行八陉的证据。根据我所知道的一点点地理知识,太行八陉按从南向北的排列顺序应该是轵关陉、太行陉、白陉、滏口陉、帮我写一篇英语作文某学期中学生办的热点话题。井陉、飞狐陉、蒲阴陉、军都陉。其中轵关陉起自河南济源,过封口门,越王屋山、中条山、小浪底到山西侯马一带。这条路应该在我们所在位置的南边。因此不是此陉。

  太行陉起于河南沁阳,经晋城、高平至壶关、长治。其中有三条羊板道是由河南林州至壶关的。但史书上的记载是“太行陉阔不足3步,长不足40里,天井关坐落其中”。如此说来天井关与虹梯关并不在一起。若说此处是太行陉也难以令人信服。

  那么我个人觉得最大的可能就是白陉了。白陉起自河南辉县,逆淇河、峧沟河西进。经薄壁镇、横水河、陵川至高平,然后与太行陉相汇合,延绵200百余里。其间有若干羊肠板道与之相通。我个人觉得虹梯古道属白陉的可能性大些。其它几条古陉均已经是进入河北的通道了,可能性就不大了。

  尽管攀登了半天我依然没有搞清这虹梯古道到底应该是太行八陉中的哪一条,但我们登上了虹梯关,也看到了太行山不同的风景。冲着巍巍太行,我们大喊一声:“太行山,我们来了!”